? 《迴风舞雪》第十九章 - 养殖业
您现在的位置:养殖业 > 特种养殖 > 正文

《迴风舞雪》第十九章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19:21浏览量:143

《迴风舞雪》第十九章

  第十九章绝谷  陆寻菱又点了点头。   牧延皱起了眉头,仰望夜空,喃喃道:“紫玉真人,就算楚老弟打不赢她,也不至于被她。 。 。

。

。

。

”  牧延突然转回头看着陆寻菱,道:“你好像很喜欢他。

”  陆寻菱道:“谁?”  牧延道:“楚南星。 ”  陆寻菱没有回答,只呆呆地望着崖下,双眼反射着月光,格外的晶莹。

  牧延慢慢地走到崖边,向下看了看,呼嚎的冷风一阵阵扑面而来。

  接着,他走到崖边一块大石前,看着上面刻着的‘坠星崖’三个字。   缓缓地道:“楚南星,你会死在这吗?”  拂晓的微光穿过薄雾投向深谷,一潭绿水宛如镶嵌在谷底的一颗巨大的宝石,四周有几条涓涓细流自峭壁上流下,注入水潭。   水潭的一边是一片鹅卵石滩,沈筠桐侧卧在石滩上,浑身湿透,散乱的头发盖住了那张冰冷秀美的脸。

  在她旁边,仰面躺着同样满身湿漉的楚南星,平静的躺着,仿佛已没有了生命。   忽然,沈筠桐动了一下,接着慢慢抬起头,慢慢地伸出手撩开眼前的乱发,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:“楚南星。

”  她看到了楚南星,她慢慢爬向他。   谁能知道,在他们俩人坠崖掉入深潭后,不通水性的沈筠桐经历了怎样艰难地,拼命地挣扎,才将她自己和楚南星弄上岸的。

 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与那潭深水苦斗了多久。   直到此刻她醒来,才发现自己已是精疲力尽,耗尽了所有。   楚南星依旧平静地躺着。   沈筠桐将手轻轻地贴在他的嘴唇上,发现他尚有一丝微弱的气息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下了。

  但随之而来的是她感到很不解,她明明亲眼看到她师父的那一掌是全力击出的,以紫玉真人的功力,那一掌足可以将他的周身经脉尽数震断,就算不当时毙命,也挨不过一两个时辰,而他竟然活着。   楚南星还活着。

  虽然不知道还能活多久,但是只要他还活着,就已经足够了。

  她要他活下去。

 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不正是这个人毁了火甲虫,毁了她父亲的一线生机吗,甚至可以说是他让她失去了父亲,她不是非常恨他吗,她不是在一月之前还用剑刺伤了他吗,她应该恨他才对啊。

  然而,却有一种力量驱使着她不顾一切地去救他,拼了一死也要救他。   她不清楚这种力量是什么,来自于哪里。   她只知道,她想让他活着。

  一阵风吹过,沈筠桐禁不住打起了哆嗦,她和楚南星的衣服都是湿透的,风一吹,便感到无比的寒冷。

  火,此刻她需要火。

  沈筠桐抬头看向四周,这深谷狭长,石滩的另一边树木林立,在崖壁和树上栖着些许山鹊,不时喳喳地叫着,像是这谷中新来的客人打扰到了它们。   沈筠桐顾不了自己还有没有力气,挣扎着站起来,她要拣些干树枝,还要顺便看看这里有没有出口通向外面。   她支撑着疲惫的身体,几乎走遍了整个谷底,干树枝和干草拣了不少,但却没有看到任何出路。

  这里是绝谷。

  沈筠桐回到了楚南星身边,不管怎样,先要点起火堆烤干衣服再说。

  当她把干树枝架好,将一些干草塞在下面时,她突然发现,她没有办法取火,就算他俩身上有取火的器具,现在也已经被水浸的不能用了。   一缕晨光洒了下来,沈筠桐抱着双膝蜷缩着坐在地上,看着那潭绿水随着微风轻轻荡漾,一层层波光闪烁,让她觉得有些刺眼。

  突然间,在那水边石滩上有一个比波光还要刺眼的东西强烈地闪了两下,沈筠桐站起来,沿着水边走了过去。   她看到了,那闪光的竟然是一柄插在地上的剑。

  沈筠桐不禁有些暗喜,无论如何,在这绝谷之中,她有了武器。

  她走过去,本来就已十分疲惫,再加上那柄剑入地很深,她颇费了些力气才将剑拔了出来。   这深谷之中怎么会有柄剑呢,用剑的人呢,用剑的人是怎么离开这处绝谷的呢。

  然而她却不知道这柄剑正是昨夜有人在崖上打斗时掉落下来的,正当她思索之际,发现不远的地方竟又有一柄剑躺在石滩上。   沈筠桐将两柄剑带回柴堆旁,双剑相交,剑刃抵住剑脊,对着那些准备好的干草,用力的擦了下去。

  楚南星依旧安静地躺着。   一旁的火堆噼里啪啦地响着,上面架着的一只山鹊已被烤得嗞嗞冒油。

  沈筠桐飞石击落山鹊,拔掉羽毛,去除内脏,在潭水里清洗干净,架在火堆上烧烤,这些事情在以前她连想都没有想过,但是现在她必须做,她要活下去。   她也要他活下去。

  然而楚南星却还是只有微弱的气息,并没有其他任何反应,沈筠桐就算有办法把山鹊肉塞到他的嘴里,也没有办法让他咀嚼和吞咽。

  她只能就这样守在他身边,不时地探看他的鼻息,因为她害怕他连那一丝微弱的气息也没有了。

  沈筠桐望着楚南星那张平静的脸,一月前的事一幕一幕浮现出来,她想起楚南星擒拿‘岭南双鬼’时鬼魅一样的身法,想起楚南星掌震不世高手‘蒙面客’,想起楚南星电闪流星一般轻松地拿走冥灵双花手中的鲜花,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躲开师父的那一掌呢。

  沈筠桐又想起自己以断剑刺入了楚南星的胸膛,他胸前泛起的鲜红,他望着她的眼神,在恍惚中,沈筠桐慢慢地睡着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柴堆已燃烧殆尽,一股股白烟冒了出来,呛得沈筠桐一阵咳嗽,醒了过来。   她探了探他的鼻息,期待他会有所好转,然而楚南星依旧是老样子,像是一副魂灵不在的躯壳,静静地躺着。   此时,沈筠桐的气力已恢复了大多,她拿着一柄剑再次去往那片树林,打算多砍一些粗壮的枯枝以度过即将就要到来的夜晚。

  更为重要的,她还要察探这里的出口,她没有死心,她不要永远待在这里,如果楚南星醒过来了,就一起离开这里,如果楚南星不能醒来,她背也要背着他离开这里。

  她竭力不放过山谷中每一个角落,有些高处崖壁上的裂缝,她也会施展轻功飞跃上去察看,她不甘心就这样被困在这里,直到死去。   然而,她不得不再度失望。

    上一篇:严惩用新技术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 下一篇:中国科幻电影“流浪”到彼岸还需多远?